首頁 >關于我們 > 行業動態

行業動態

噴墨印刷或成為數字印刷的應用主流

Dispatch time:2018-01-17

至今為止,業內較為一致的看法是:針對數字印刷而言,噴墨印刷的性價比相對最高,因此,噴墨印刷有可能成為數字印刷的應用主流。

來自國家統計局的數據稱,2016年,我國人均國民總收入(GNI)達到8260美元,在世界銀行發布的216個國家(地區)人均GNI排名中,我國已由2012年的第112位上升到2016年的第93位。另據世界銀行的2016年最新人均國民總收入的分組標準,403612475美元為中等偏上收入國家,中國正處于該序列的中間位置。相信當民眾由溫飽走上小康后,追求個性便成為時尚,而數字印刷設備性能的日漸完善正好滿足了社會的這一發展需求。

由于數字印刷設備采用的成像原理不同,存在著靜電、噴墨、磁成像、離子成像的區分,故其產品在成本、質量、效能等方面也不盡相同。但至今為止,業內較為一致的看法是:噴墨印刷的性價比相對最高,因此,噴墨印刷有可能成為數字印刷的應用主流。

性價比不高影響著數字印刷在我國的快速發展

2016年在德國舉辦的德魯巴展會曾引爆數字印刷,因為數字印刷設備首次取代傳統印刷設備成為展會的主力。而彼時在我國,輿論的炒作熱度遠高于實際應用,當然這本身有符合市場發展規律的一面,讓人接受新事物總得輿論先行。且事實上,強大的輿論已經讓眾多尚未接觸數字印刷的企業開始關注數字印刷,這是好事。

數字印刷在我國已經有著二十來年的發展歷史,但同國際印刷市場早在前幾年即已達到14%的市場比重相比還有較大差距,直到2016年,我國的這個數字還僅為3.1%,這還是2014年來先后有著73%103%這樣兩個大幅度增長后的結果。

我國數字印刷的市場占比不高,固然有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的統計口徑僅限于申領了印刷許可證的部分企業,排斥了相當一部分未領證企業的因素,但與歐美發達國家相比,差距客觀存在。導致這一狀況的根源是我國數字印刷設備的海外依存度過高,無論是老牌供應商施樂、柯美、惠普、理光,還是新銳企業愛普生、網屏,哪個不是國外品牌?所以,唐瑾委員在今年3月政協會上提出的“關于以數字噴墨技術為突破點,推動我國向印刷強國邁進的建議”是戳到了行業發展的痛點。時不我待,也時不再來,上述提案應該在經過有關部門的論證后盡快落到實處,為數字印刷在我國的快速騰飛提供基礎條件。

數字印刷在建筑裝飾等領域推廣較快,關鍵在于具備自我消化能力

這幾年,與最早使用數字印刷工藝完成個性化賬單印刷的票據印刷業務,處于快速下滑態勢有所不同,數字印刷在建筑裝飾、紡織印染、標簽印刷等領域的發展速度很快。這一上一下,

讓人悟出以下道理:

1.市場是新工藝的催生婆。

電子賬單、電子發票的興起,導致了票據印刷的下滑。反之,也是因為個性化需求的增長、環境保護的要求,加之減少可能出現的產品報廢損失等緣由,瓷磚制作、墻紙生產、紡織印花,乃至標簽印刷采用數字印刷工藝的步伐加快。

2.原本產品的較高毛利,讓采用新工藝、消化新增高成本成為可能。

建筑裝飾業、紡織印染業、標簽印刷業能夠較快地采用數字印刷工藝,與這些行業具有相對較高的產品毛利率,有能力承擔新工藝帶來的新增成本密不可分。

3.要求相對較低的領域采用國產數字印刷設備的可能性較大。

相對于短版圖書及商業印刷對印品質量的高要求,對色彩要求較高、對圖案要求不那么高的建筑裝飾業與紡織印染業,更易采用數字印刷工藝,而且,應用于這些領域的數字印刷設備也較易實現國產化,達到降低成本、提高性價比的目的。

相對于采用其他原理的設備,噴墨印刷的性價比較高

如果把美國人切斯特·卡爾遜于1938年推出世界上第一臺采用靜電成像原理的數字復印設備,看作是數字印刷這一工藝發端的話,那迄今這一工藝也已有近80年的歷史。而且,條條大路通羅馬,為了實現數字印刷這一目的,存在著采用靜電、噴墨、熱敏、磁成像等多種方式,使用的耗材也各不相同。

經過長時間的市場比試,一般認為噴墨印刷的性價比最高,設備的運營速度相對也最快。當然,即便是采用噴墨技術,使用的耗材依然存在著固體噴墨與液體噴墨的差別,而即便同為液體噴墨,也還存在著熱發泡式與陶瓷壓電式的區別。

應用領域廣泛是噴墨印刷的一大好處。用原北京印刷學院老師、后來創建了北京豹馳技術發展有限公司的程康英的話說:“長期以來,數字印刷機都是以靜電成像技術為主導,造就了很多快印店,服務于超短版印刷品市場。但是,高昂的運行成本,使得數字印刷無法與傳統膠印在短版印刷品市場競爭,加熱定影的方式也限制了很多承印材料的使用。”而噴墨印刷由于“與物體非接觸”,因此“可以不受任何材料限制,可以在木板、玻璃、水晶、金屬板、地板磚等各種材料的表面進行彩色照片級印刷”(百度“噴墨印刷”字條解釋)。

成本相對低廉是噴墨印刷的又一長處。王征在發表于中關村在線的文章中指出,“相比激光打印,噴墨的成本要低得多,于是有了大量的商用噴墨產品面世”。事實上也是這樣,2016年的德魯巴印刷展上首次面世的B2幅面數字印刷機,無論是柯美的KM-1海德堡Primefire106,還是小森的ImpremiaNS40,采用的都是數字噴墨技術,即便是班尼·蘭達的采用橡皮布轉印的納米數字印刷機,本質上還是噴墨技術,顯然,這也代表了數字印刷設備下一步的發展方向。

與靜電技術相比,除了UV噴墨外,噴墨印刷存在著揮發性有機物排放問題。以惠普公司生產的采用電子墨的Indigo設備為例,具備檢測資質的英格爾檢測技術(上海)有限公司對上海一家裝有上述設備的數字印刷企業進行實地測試,最后出具的報告為:檢測項全部合格。惠普公司的解釋是:“Indigo印刷設備隨機所帶VOCs采集、控制和回收系統,能夠對成像油有效回收,VOCs排放遠遠低于油墨中的VOCs含量。”柯美公司就KM-1設備提供了“印刷過程中不會釋放VOCs排放物”的聲明,原因是該設備“采用的油墨類型為UV固化油墨,不含溶劑(BTX:苯、甲苯和二甲苯)”,“且不包含NMHC(非甲烷總烴)等在標準中被定義為VOCs的物質”。但是,筆者建議設備安裝相對集中、生產場地狹小的數字印刷企業依然應該注意對環境的監測,甚至是采取適當措施,經過回收處置后再對外排放。因為,印刷企業產生揮發性有機物的環節不僅僅在印刷生產過程中,還包括在覆膜與裝訂過程中使用的粘合劑。

數字印刷在相對粗放的包裝領域可能引領發展

相比于內容印刷因互聯網終端閱讀興起而出現下滑,包裝印刷卻是在強勢凸起,在印刷總量中的比重越來越大。2016年的德魯巴印刷展后,在解決了幅面、速度、質量、介質等問題后,數字印刷被更多的包裝印刷企業開始關注,一些上規模、有實力的包裝印刷企業也開始引進數字印刷設備,嘗試新工藝。

鑒于絕大部分包裝印刷產品對印品的質量要求不像商業印品那么高,因此用于包裝印刷的數字印刷設備的國產化步伐就有可能邁得較快。事實上,深圳漢華、深圳萬德、上海泰威等企業都已經推出了國產的數字印刷設備。近日也有新聞爆出,深圳的森林包裝公司已經引進漢華的數字印刷設備。加之,專司制造CTP設備的愛司凱公司已經在杭州富陽投產建設年產1萬個打印噴頭的專業工廠。可以相信,經過一段時間的生產實踐與設備生產廠家的不斷改進,數字印刷設備大步走向國產化的目標有可能實現,屆時,數字印刷的性價比就可能得到提升,數字印刷將會進入更多的印刷企業,通過混合印刷為消費者提供更為豐富多彩、更為經濟實用的產品。

為了繼續“讓印刷成為榮耀”,我們期待著符合環境保護要求、更多使用數字印刷設備的那一天,盡早到來。 (本文作者為上海數字印刷行業協會秘書長)

 

聯系電話

0755-25862066

牛牛游戏大厅